请选择 进入手机版 | 继续访问电脑版
好辣妈网 辣妈首页 新闻资讯 推荐 查看内容

大学生情侣酒店烧炭自杀疑云:两人欠债数万不敢告诉父母,留遗书称对生活失望 ...

2020-10-19 12:55| 发布者: hlama| 查看: 134| 评论: 0

距离兰州大学生情侣烧炭自杀已过去15天了。时至今日,薛欣欣和陈晓伟的家人依然很难接受孩子们去世的噩耗,他们还在四处奔走,试图寻找一个真相——孩子为什么要自杀?


"我们想不通孩子为啥走这条路,到老到死,这件事都忘不了。"


10月6日,在南京实习的大三情侣薛欣欣、陈晓伟在一家酒店里烧炭自杀。而他们的死,也成了两个家庭不可言说的痛。


1.血汗钱的"偏爱"


陈晓伟出生于甘肃的一个普通家庭,他的家庭条件并不优渥。


父亲陈启雄以前是瓜农,后来四处下煤矿、做小工,挣的钱并不多,他自称"每一分挣来的钱都是血汗钱"。


尽管家里孩子很多,陈晓伟却最受"偏爱":家里条件虽不宽裕,但也总是尽力满足陈晓伟的需要,只要陈晓伟说"缺钱",陈启雄就会千儿八百的打过去,就连几个哥哥姐姐也常常"支援"陈晓伟;知道陈晓伟恋爱后,陈启雄还特地把钱给的宽裕些。


在父亲眼里,陈晓伟作为家中最小的孩子,陈晓伟很"规矩",懂事的陈晓伟从小就不止一次的说过,自己以后一定会好好赚钱,让爸爸妈妈过上好日子。2018年,陈晓伟考上了兰州某职业技术学院。


陈启雄曾对儿子说"(我)没念下书,是个农民,只说你吃好没,好好学习,规规矩矩,不要惹事,就行了。"陈启雄说,这是他对儿子唯一的要求。


儿子的话也成了陈启雄的"动力",这位不善言辞的父亲从不吝于向自己的小儿子表现自己的关爱,"今天休息吗""你多休息""不要加班""给我打个视频",这些简单的交流出现在父子的日常里。


10月4日,陈启雄给陈晓伟发去了一段他在工地上干活的视频,但陈晓伟再也没有回复。

事件的另一个当事人薛欣欣与陈晓伟有些类似:同样出身于一个普通的家庭,也同样作为家里最小的孩子。在亲戚朋友眼中,薛欣欣从小就性格开朗、手脚勤快,很受父母偏爱。就连在薛欣欣的《毕业生自荐表》上,班主任的推荐意见也写着"该同学在校期间乐观向上、积极上进、待人真诚"。


也许是受家庭环境影响,薛欣欣同父亲薛守国的交流也更多些。


2020年的5月17日,薛欣欣曾向父亲提出想要休学一年,但父亲薛守国态度却有些强硬,"你按学校的安排,该实习就实习,应聘工作,文凭拿上,到社会上实习,实践是最重要的。""只要你走正道,努力奋斗,老爸不拖你们的后腿,死也瞑目了。"半晌,薛欣欣才回复:"那我就不休学了吗?"


听从了父亲的建议, 2020年7月薛欣欣以南京景煌劳务公司劳务派遣人员的身份,来到位于南京市的中国电子熊猫集团顶岗实习。8月28日的晚上,薛欣欣分别给父母转去了1000元,她说这是她的实习工资,"剩下的够花了"。


2."懂事孩子"的谎言


2020年3月,那是薛欣欣的父母第一次发现这个 "懂事听话"的孩子还有另一面。


当时薛欣欣偷偷从自己母亲的的微信里转走了3000元钱,被父母发现后,她对解释父母称之前陈晓伟的母亲生病了,她贷了一笔钱借给了陈晓伟,如今这笔贷款还不上,她才做了这样的事。


但后来双方父母见了面,薛守国才知道那是一个谎言。


而就在3月初,在薛欣欣死后,校方给薛欣欣的家人播放的一段录音里,薛欣欣曾向同学借钱,哭着赌咒说,如果自己骗人,"我全家死光光"。


3.又一个谎言


2020年7月,薛守国收到了来自兰州、武汉、北京的催贷电话,甚至还有一封律师函。律师函里写着,女儿薛欣欣在某金融平台欠了款,"多次催收,迄今仍未清偿"。次日,薛守国转给了薛欣欣9000元,让她把钱先还上。薛欣欣后来在微信里告诉父亲,称自己都还清了,还发来了一张"全部待还0元"的账单截图,她说自己对不起爸妈,"等挣钱了就好好孝敬那你们",还承诺自己"不会再干出这种事情"。

然而在薛欣欣死后,与薛欣欣一起实习的一名同学却说,实习期间,薛欣欣找舍友借过500元。而在薛欣欣姐姐提供的录音中,劳务公司的工作人员称薛欣欣的男友陈晓伟"少说也有两三万元(债务),光他们宿舍,就有一位同学至少借给他1万元。"


10月6日,薛欣欣留下了最后一个谎言。据劳务公司的工作人员称,当天原本薛、陈两人都需要上班,但陈晓伟找舍友倒了班。薛欣欣还曾联系陈晓伟的妈妈,发过陈晓伟呕吐的视频,说他晕倒了,同学送他去了医院,自己正在上班,下班后去医院看他。


那一天,他们一起在酒店里烧炭自杀了。


而他们撒下的最大的谎,是曾经承诺会好好工作,赚钱以后孝敬爸妈。


4.生死的真相


薛欣欣和陈晓伟自杀了。


在陈晓伟钱包里,他们留下了这样的小纸条:"生活太累了,失望了"。因为什么疲惫?因为什么失望?他们没有说。


但在他们死后,这种巨大的疲惫与失望却席卷了他们的家庭。死去的人一了百了,亲人们却要一遍又一遍的回味他们生前留下的只言片语,一次又一次的在校方、工厂、劳务公司间奔波,试图弄清他们自杀的真相,好像这样就能找到一个地方去寄存这种痛苦,也似乎这样就能把两个孩子从远方带回来。

债务?劳务?情感纠纷?还是什么别的原因让这两个孩子结束了自己年轻的生命?年过半百的几位家长,在一夜间苍老。陈启雄说,现在他最大的心愿,是有人能给出一个答复,让他了解孩子死亡的真正原因。


为此,他们试图找到学校和工厂要个说法,10月20日,陈启雄告诉媒体,"校方称已把学生委托给厂方管理,厂方给学生发放工资,此事应是由厂方负责", 并"本着人道主义原则",可以补偿他三万元。至于工厂和劳务公司,则连在哪都找不到,也毫无回应。


10月9日,他给儿子留了一句"我想你(得)很。"陈晓伟永远也不会知道了。

最新评论