请选择 进入手机版 | 继续访问电脑版
好辣妈育儿网 辣妈首页 辣妈生活 情感 查看内容

女子遭家暴起诉离婚未获准,再次遭掐脖时刺死醉酒丈夫被判刑 ...

2021-12-11 22:19| 发布者: hlama| 查看: 105| 评论: 0

45岁的广东汕头女子许某琴因长期遭遇家暴,向法院起诉离婚,但法院未能判离,之后她再次遭遇丈夫家暴。2020年6月15日这一天,丈夫郑某松喝酒后闯入许某琴的房间,掐住了许某琴的脖子,并殴打其头部,许某琴父亲赶到后也被殴打,后郑某松再次对许某琴施暴,许某琴用保温瓶、剪刀对抗,双方在推搡过程中倒地,郑某松再次掐住了许某琴脖子,许某琴用手中一把剪刀刺中了郑某松的胸部导致其死亡。随后许某琴打电话自首。汕头潮南区人民法院判决,许某琴犯故意伤害罪,判处有期徒刑三年,缓刑三年。对于许某琴在丈夫掐脖的情况下刺死对方的行为,法院认定为“防卫过当”。

【叶律说法】

正当防卫还是防卫过当?家暴过程中的自我保护和一般情形的防卫又是否存在区别?

正当防卫,是指为了使国家、公共利益、本人或者他人的人身、财产和其他权利免受正在进行的不法侵害,而采取的制止不法侵害的行为,对不法侵害人造成损害的,属于正当防卫,不负刑事责任。构成正当防卫必须符合以下条件:

1、起因条件:存在不法侵害,既包括对人身权利的侵害,也包括对公私财产的侵犯。2、时间条件:不法侵害正在发生,不法侵害已经形成现实、紧迫的危险。3、对象条件:必须针对不法侵害人,只有针对其本身进行防卫,才能保护合法权益。4、意图条件:为了保护合法权益,必须是为了使国家、公共利益、本人或者他人的人身、财产和其他权利免受不法侵害。5、限度条件:没有明显超过必要限度,必须在必要合理的限度内进行,不能造成侵害人重伤或者死亡,否则就构成防卫过当。

此外,刑法还规定了特殊防卫,对于正在进行行凶、杀人、抢劫、强奸、绑架以及其他严重危及人身安全的暴力犯罪,采取防卫行为,造成不法侵害人伤亡的,属于正当防卫,不负刑事责任。

正当防卫与防卫过当的区别主要是是否“明显超过必要限度”和“造成重大损害”。防卫是否“明显超过必要限度”,应当综合不法侵害的性质、手段、强度、危害程度和防卫的时机、手段、强度、损害后果等情节,考虑双方力量对比,立足防卫人防卫时所处情境,结合社会公众的一般认知作出判断。在判断不法侵害的危害程度时,不仅要考虑已经造成的损害,还要考虑造成进一步损害的紧迫危险性和现实可能性。不应当苛求防卫人必须采取与不法侵害基本相当的反击方式和强度。

在本案中,抛开特殊防卫的内容,仅就是否明显超过必要限度来区分,郑某松一直对许某琴实施家暴行为,而且案发当日不法侵害行为具备持续性、复合性、严重性之特点,许某琴父亲来帮助,也被郑某松攻击制止。虽未使用凶器或者未使用致命性凶器,但是根据不法侵害的次数、打击部位和力度等情况,确已严重危及许某琴人身安全,即使尚未造成实际损害,但已对人身安全造成严重、紧迫危险的,可以认定为“行凶”。在此情况下,许某琴作为女性,在对抗郑某松上存在严重力量差别,对此应当立足防卫人角度分析,而且许某琴被迫采取生活所用的保温瓶、剪刀予以反击,明显没有精心准备,反映出许某琴当时的情绪紧张之情形,在此综合因素下,其在郑某松再次手掐颈部关键部位的情况下持剪刀捅刺郑某松胸部,造成其死亡,没有明确超过必要限度,不应认定为防卫过当。

本案中,被害人郑某松扼压被告人的颈部,加上被害人处于醉酒状态,被告人生命权正在遭到严重侵害,事后站在过于冷静客观的角度要求被告人的防卫限度,不仅悖于人情,也不符合正当防卫立法之本意。

因此,许某琴构成特殊的正当防卫,不应当负刑事责任。

相关分类